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张坊  >  印象张坊

秋染张坊

已有位阅读   2016-06-22

    我喜欢春天,但我更喜欢秋天,我喜欢秋天的丰硕,喜欢秋的恬静,喜欢秋的稳健。

当秋天来到张坊的时候,这座古城镇以他特有的风姿在迎接嘉宾,自古以来,这里既是兵家必争的关隘要塞,又是商客云集的中心。若你站在辽金时期的烽火台上,你将同时欣赏到两幅风格迥异的水墨风景画。南北是一马平川的沃野,与河北省涞水、易县一河之隔,西望是壁立千仞的峰峦,拒马河如同一条玉带从两山间蜿蜓而下,连接十渡,环绕张坊,远去白洋淀。

山千回啊山千回,山奇水秀多娇美。在习惯上,人们往往把风景名胜的“十渡”作为这一带的统称,然而一至五渡却是在张坊镇的境内。你走下烽火台,往西一眼就会望见倚拒马河山势而建的渡源楼。顾名思义,这是弯弯曲曲的拒马河,十个渡口的第一个渡口。

张坊风光,四时皆宜,而以秋天为最佳。你看拒马河,它一改夏日的奔腾和喧啸,变得平静而又从容,缓缓地流着,一清见底。河中的一沙一石,一鱼一草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浅处是蓝深处是绿色,到最深的地方,则简直绿得像青梅醇酒一样。坐在河岸上,通过明镜般的水面,远山近树的倒影,天光云影的徘徊尽收眼底,连心境也会变得格外平和起来。夏日里河岸的沙滩上,常常躺满了身穿各色泳衣的俊男靓女,一片片,一滩滩,而此时,下水游泳者很少,所谓水明沙净的境界也似乎只有在这时候才能真正领略到。
和秋水相映成趣的,是两岸夹峙的秋山。一渡到十渡的山并不很多,而山形都是那么美,看惯了北方圆顶高山的人们,从一渡开始,便会产生别有洞天的感觉,处处都显得奇妙而新鲜。当旭日东升,夕阳或秋月初上的时候,晨光、夕阳或月色,便把四周大大小小山峦的轮廓勾画得一清二楚。群山全是黑黢黢的,而那一条条五线谱一般起伏多变的曲线,正显示了这一带山峦的多姿多彩。就是因为这里山形美,人们才把这四十里峡谷和桂林的山相提并论。不过,如果真和桂林的山相比,这里的山就显得秀雅不足而雄浑有余,它更多地还是带着北方的苍劲,特别是当秋天到来的时候。

这里的山峰富于变幻,而且,山峦峡谷里,枫、黄栌、山葡萄、山核桃、山樱桃树的叶子经秋变红,一丛丛,一片片,沟连坡,坡连沟,漫山遍谷红艳艳的格外漂亮。这就是秋天的涂抹,这就是秋天的颜色。

张坊的东南部,有名的万米胜天渠,从六渡开源一路从悬崖峭壁的山腰凿渠引水来到一渡山外的世界,这里又构成了另一幅画卷:早晨的太阳把大半个天边染得红红的,拒马河水流淌着五彩的云锦,深秋的风徐徐地吹,云雾早已散尽,秋空是那样的高原,旷野里的各种树果烘托得张坊的秋天更加美丽,苹果压弯了枝头,一串串红果像红玛瑙,柿子如天穹下高挂着万盏红灯笼,猕猴桃树架下桃子一嘟噜一嘟噜的。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要数张坊的柿子、猕猴桃了。张坊的柿子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素有柿乡之称,是这一带的特产。秋天一来,到处金黄耀眼,一树挨着一树,一片连着一片,在山脚、河边、在农家校园里,大片大片的柿子树林把本来就十分奇秀的张坊山水妆点得更加绚丽多彩。霜降节是摘柿子的季节,也是张坊人最忙碌的季节。这是一幅天造地设美妙的画图,它吸引着许许多多的美术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而这时节来得更多的是天南地北慕名而来抢购大柿子的商客,黄橙橙的柿子,火红的柿子叶可与香山红叶响媲美!看柿叶,吃红柿,嘴甜心醉在迷人的柿林中……

人工栽植的猕猴桃在北方的张坊引种成功可谓一桩奇事。大柿子是传统的树种,猕猴桃则是这一代人对张坊的贡献了。在上级领导的引荐下,1979年,在张坊镇西白岱村从陕西长安引种,现已成园一千亩。猕猴桃是藤木物,一千亩的猕猴桃园有棚架篱笆架,硕大绿叶,在秋风中摇曳,宛若碧绿的彩绸,架上密密匝匝簇拥着长满茸毛的果实,祖先发现猕猴桃这个物种是很久远的了。明朝卓越的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述其“其形如梨,其色如桃,而猕猴喜食,故有诸名”。记述虽则酷肖,但其本与桃梨毫无亲缘,刚成熟的猕猴桃有很浓的酸涩味,人一沾口会紧皱眉头,倒是灵长目的猕猴识货,在桃的后熟期,争相抢食,也就有了这个名字。其实,这是说的野生猕猴桃,西白岱栽植的猕猴桃成熟后吃起来,可就是酸甜可口了。我不敢妄说猕猴桃治什么癌症,但它确实维生素含量高,被世人称为维C之冠,水果之王。说起来,西白岱引种猕猴桃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因猕猴桃产地在长江流域一带,秦岭以北的气候不适应,但西白岱村干部根据张坊山前暖区的小气候,并采取一些关键性的措施,它居然在北方安家落户,大面积推广栽植。张坊的大柿子、猕猴桃已取得了绿色食品证书,被定为农财两部果品基地。

张坊的秋,着实迷人。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版权所有:北京市房山区张坊镇人民政府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张坊镇 邮编:102409

电话:010-61339709 传真:010-61339705